• 首钢逼近队史最长连胜王骁辉三分球创单场最高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摆新书摊的老大爷我是一个爱念书的人,经常依恋于各个书店。甚么金装的、硬皮的、滚边的书,我也见过不少;新华书店、古代书城等,我也是常客。但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,不是那些有着高高的,一排排华美书架的大书店,而是一个窝在角落里的,毫不起眼的新书摊。我偶尔一次逛街时,发现了一个窝在街角的新书摊,本着对书的喜爱,我走过去信手拿起一本《读者》,那位一向坐在长条凳上眯着眼瞌睡的老大爷见我来了,急忙站起身,搓动手笑眯眯的说:“看看吧……好多的书……”我昂首看了看他——漆黑的脸上,爬满了像刀子割下般深深的皱纹,眯着笑的眼睛后伸出许多的“触角”,咧开的嘴里挤满了黄黄的牙。洗得发白的蓝布衣裤,一双不太适合的旧皮鞋……我收回眼睛,审视着他的书摊。所有的书都比物连类的整齐的摆放在地上。这时候,有几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先生来和他换书,我一眼便认出了他们拿着的是早几年的教科书,他也忙不迭的收下了。等那些先生走后,我不由得告知他,这些旧教科书是不会有人来买的。可他却摇摇头说:“巴不得他们拿教科书来换呐。对城里人来说,这些书没用了,但它却是我们乡间孩子的法宝,旧是旧了点,但还能够读嘛。”他搓动手,以一种略带敬意的目光凝视着我,说:“我没文明,不识字,等于记心好,我凭看书上的画和纸张的利害来收书,你有甚么用不着的书,也拿来换撒……”。说着,他微微的把折角的书拂平。哦,本来还有如许的“念书人”、如许的“爱书人”!我记下了书摊的地位,想着今天我也要拿些新书去……

    上一篇:郑州长江不孕不育医院首届中国医师节·京沪豫三

    下一篇:韩总统女儿为在野党党员 文在寅:尊重女儿选择